nnaiyouu

=奶油
帕攻厨

回到顶部 1 2 3 4 5

耀安 | 杀青(中)

影视AU

一毛钱雷凯



4


安迷修从昏睡中醒来,浑身酸痛。四周白得刺眼,他在医院。


他试图移动双腿,突然觉得感受不到双腿存在,不禁一阵恐慌。


“我、我怎么了?”安迷修嘴唇颤抖,“难道我下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,像海伦凯勒那样?”


“海伦凯勒是失明及失聪,霍金才坐轮椅。”


安迷修腿上传来声音。一颗头从他腿上抬起,安迷修被压得发麻的双腿恢复知觉。


那是神近耀,毫无血色的脸上也毫无表情,只因为打盹,额发被抹乱了一点。


“你!”安迷修大叫,“你为什么在?美丽的护士小姐在哪里?”


“前辈,你在片场发生意外,受伤昏迷,我将你抱到医院。”神近耀说,然...

耀安 | 杀青(上)

影视AU

神近耀×安迷修


1


安迷修在片场上妆,闭着眼睛让脸上粉扑拍来拍去时,突然感到一根手臂搭在他肩上。


“安迷修!”


安迷修睁开眼,镜子里雷狮搂着他肩膀,雷狮说:


“安迷修老前辈,今天杀青吗?”


“没必要这么客气,”安迷修说,“我今年28岁。”


“你去年也是28岁,”雷狮笑他,“我记得我毕业那年你也是28岁。”


“雷狮,做人留一线。你毕业绝不止两年,资料上还是24岁,我说什么了吗?”


雷狮是明星,走国际路线,近些年的戏路是好莱坞片的帅气反派。反观安迷修,最近的几部戏都是在伦理剧里演女婿一类的角色,不温不火算个小明星...

帕佩 | 金屋(FIN.)

黑道AU

前文




5


佩利满身是血,他不知自己手指、脚趾是否还完整,甚至感受不到右腿。


但他从尸堆中爬出来,设法回到了他和帕洛斯的家。


家中陈设整洁,冰箱中还留着食物。


佩利静静坐了一会儿,爬到自己的卧室,打开保险箱。保险箱空无一物,像一只黑洞洞的嘴巴在嘲笑他。


佩利的手伸进破烂的衬衫怀中,掏出帕洛斯给他的枪。


弹仓是空的,像这座房子一样空。帕洛斯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
佩利头痛欲裂。他该先处理伤口的,他知道,现在世界上除了他,没人会在意他的狗命。但他痛得动弹不得,眼前呼啸着往事。


帕洛斯对他笑,给他买很多很多炸鸡,告诉他,他要跟着他享用...

帕佩 | 金屋(上)

黑道AU

warning!渣攻帕帕


1


他们是搭档与恋人。


佩利遇到帕洛斯时,是被派去暗杀一位大亨。佩利的机车骑上大亨的前挡风玻璃,他扭开车门,将肥胖的男人从车内拽出,一枪崩穿了脑子。


大亨的随从朝他扑上来。


佩利执行任务,只带一仓子弹,余下事情用拳头解决。血肉飘散他身边,鼻端萦满腥味,佩利每一根神经都因此极度兴奋,觉得自己是无双战神,是英雄,无论怎样都不会死……


这时,他觉得后颈一凉。陌生的滋味,简直像头被割下。


佩利倒在死人堆里。眼前最后的影像,是白发男人的脸。


数小时后佩利醒来,身体因失血,又恶心又干渴。他意识到,自己被运回自己黑...

帕佩 | 梦飞船

短打


1


佩利喜欢当宇宙海盗,雷狮暂时当宇宙海盗,卡米尔不反对当宇宙海盗。


宇宙海盗烧杀掳掠,需要黑心和辣手,惜命又卖命。


帕洛斯拥有这些全部素质,但他其实并不怎么想当宇宙海盗。


2


帕洛斯想过他的未来。


他该有一艘自己的船,有一笔自己的资产,做亡命天涯的情报贩子。这构想在他脑中逐步完善,完善到帕洛斯偶尔想着这事微笑起来。


在他认识佩利一阵子后,他幻想的飞船上多了条狗。


是条小狗,虽然已经一米九,却还是少年儿童。这狗相当凶悍,又傻又机灵,对他是傻,机灵在战斗中。晚上,帕洛斯在自己的幻想飞船中拥抱着狗睡觉,鼻子插在狗蓬松的金发里,...

卡佩/帕佩 | 残酷游戏(FIN.)

卡佩/帕佩

1 2 3


warning!角色死亡


6


雷狮在办公室。


他办公室位于市中央政府官邸旁,每次来客人,他都开玩笑似的演示办公室中某个角度能狙到官员们上落车地点。


这全赖有帕洛斯相帮,他的产业洗白大半。


卡米尔走进来,佩利跟在他身后。卡米尔披着外套,雷狮一眼见到。


“肩膀怎么了?”


“我没事,大哥。”


雷狮转向佩利。“卡米尔肩膀怎么了?”


“雷狮老大!这全赖我,羚角酒吧有不明身份杀才袭击卡米尔。”佩利说,“我保护不力,请老大责罚。”


卡米尔轻轻叹了口气。


“佩利,你出去等我。接下来的事我跟...

卡佩/帕佩 | 残酷游戏(3)

前文1 2


5


帕洛斯敲了三下门,立回原处。他抬起眼,异色眼瞳仿佛钻进门镜。


“好狗狗,”他说,“知道你在。”


佩利从门镜向外看。帕洛斯头发稍稍凌乱,用发胶梳过,穿他最常穿的白西装。


黑帮要穿白西装总要有点底气,帕洛斯的底气就是手不沾血。


但现在,他左侧袖口有一滴血痕。佩利深吸一口气,眼睛从门镜移开。


他打开门,身体堵在门缝里。


“帕洛斯,我说过——”


“你说你不再去我那里,没说过我不能来。”帕洛斯仰起头说,“况且,我有东西放在这里。牙刷、唱片之类的。你不会想扣下吧?”


佩利不买账。“你到底来干什么?”


漆黑的楼...

卡佩/帕佩 | 残酷游戏(2)

前文


3


佩利要一杯鲜扎啤,又点伏特加倒进去。伏特加浇灭泡沫,佩利仰头干了半杯。


“你会死。”卡米尔啜饮一杯牛奶,用科学论证口吻说,“你会死。”


“你也会死,”佩利看着卡米尔小猫一般舔牛奶。“只喝牛奶不喝酒照样会死,而老子身体好着呢。”


帕洛斯穿西装。卡米尔从未穿过西装,奶白小脸,四肢纤瘦,看起来永远像十四岁天才少年。他是雷狮弟弟,组织二把手,除了雷狮,世界上没任何人能逼他做任何事。


卡米尔行踪诡秘。这间羚角酒吧用他妈妈名义买下,组织内多数人不知道可以在这里找到他。


“我看到那女人高跟鞋底还黏着套子,”佩利痛苦地说,“他们不止做了一次。”


“...

卡佩/帕佩 | 残酷游戏(1)

黑帮AU

卡佩/帕佩


warning!渣攻帕帕


1


佩利不打女人,也不打帕洛斯。因此他看到帕洛斯跟女人一道躺在床上时,只是血红了眼睛,用力一脚踹在门上,将金属门踢出凹陷。


“婊子!滚出去。”


女人吓呆了,穿着裙子,上衣来不及扣好便跑出去。帕洛斯站起来,白衬衫挂在身上,眨着眼睛看佩利。


“好狗狗,”他说,“我,我可以解释。”


“这次你他妈的又怎么解释,帕洛斯?你没喝醉,她没嗑药!”


帕洛斯揉了揉鼻子。“在那之前我想要你知道,我爱你,只爱你一个……”


他的声音那样甜蜜,清晰。仿佛带有磁力,听上去舒服得不得了。


帕洛斯曾用这把嗓音...

雷银 | 给你宇宙(FIN.)

政治联姻梗

皇子雷×漂流民族族长银

短短的结尾!


21


银爵短暂地醒来过一次,眼前全是冷冰冰的白光。

他几乎以为自己到了天堂;直到有戴口罩的人脸出现在他视野中,嘟囔了几句后,他脸上又被扣上麻醉面罩,这才隐约带着“我还没死”的念头昏沉下去。


意识完全清醒,则是在一周后。

雷王星皇室病房舒适奢华,小护士跑来听他的心跳。


几分钟后雷狮推门进来,挑起眉毛看着银爵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还以为……”

银爵刚出声,就被雷狮抓起床头的体温计塞进嘴里。

“以为什么?不许说话。”


银爵只好一声不吭,含着体温计观察雷狮。

雷狮还是很好看,但眼眶...

©nnaiyouu | Powered by LOFTER